Global Education Monitoring Report

全球教育监测报告 2021/2

教育领域的非国家行为体

下載PDF (EN)

动画:Housatonic设计网络。 封面图片:Joris Vens/Super Formosa Photography.

全球教育监测报告 2020

直接下載

主要信息

教育的任何领域都有非国家行为体参与其中。简而言之,如果没有非国家行为体,另外3.5亿儿童的教育责任将落在国家身上。但非国家行为体的参与也影响到儿童使用的教科书、食堂的食物、儿童得到的额外支持、儿童学习的技能等等。

大多数人支持公共教育。在34个中等收入和高收入国家中,四分之三的人希望在教育上增加公共开支,国家越不平等,支持率越高。几乎十分之九的人认为是公共教育应当占主导地位。

但这种支持在几个中低收入国家已经逐渐削弱。在公立学校供不应求、质量下降的地方,许多家庭用脚投票。全球私立学校的比例在大约10年内增加了7个百分点:到2013年,私立小学教育的比例增加到17%,到2014年,私立中学教育的比例增加到26%。此后,这些比例大体上保持不变。在中亚和南亚,私立小学在总入学人数中的份比例36%,私立中学为48%。

公共教育不是免费的。家庭占全球教育总支出的30%,在低收入和中低收入国家占39%。部分原因是较富裕的家庭试图让自己的孩子获得竞争优势。但其中很大一部分支出是用于政府承诺免费提供的学前、小学和中学教育。约有8%的家庭借款支付教育费用,在低收入国家,这一比例上升到12%,在海地、肯尼亚、菲律宾和乌干达则为30%或甚至更高。

公共教育往往缺乏包容性。许多公共教育系统未能防止社会分层和隔离。基于国际学生评估方案数据的学校社会多样性指数发现,阿根廷、巴西、智利和墨西哥在2018年具有类似的高度社会分层,尽管只有智利因其系统中私立学校比例高而受到批评。

没有哪种类型的教育提供者提供的教育质量比其他类型的更好。来自30个中低收入国家的数据显示,一旦考虑到家庭特征,就读私立学校的表面溢价下降了一半到三分之二。在49个国家的样本中,最富有的人上私立学校的可能性几乎是穷人的十倍。而能够选择学校的父母之所以这样做,是因为宗教信仰、便利性和学生人口特征,而不是出于质量,父母很少有关于质量的足够信息。

在需求较高的地方,监管、监测和执法能力往往较低。PEER网站对211个教育系统的分析表明,监管往往侧重于注册、批准或许可(98%)、教师认证(93%)、基础设施(80%)和学生/教师比例(74%)。监管最不可能关注质量或公平:67%的教育系统对收费标准进行了规范,55%制止私立学校的选择性招生程序,27%禁止盈利,只有7%有支持弱势群体获得教育的配额。私人辅导在48%的国家不受监管,仅在11%的国家受商业立法监管。

非国家行为体甚至更多地存在于儿童早期教育、技术教育、高等教育和成人教育中这有时是以牺牲公平和质量为代价的。民办幼儿教育和高等教育的成本普遍较高,这意味着城市精英在民办教育机构中的人数过多。在美国,追求利润最大化的大学与学生成绩的下降有关。通过市场竞争或技能发展系统提供私人培训的机构,如澳大利亚的TVET FEE-HELP贷款计划和印度的国家技能发展公司,被迫重新思考问责制和监督程序,以提高民办教育的质量,改善就业能力结果。

政府需要将所有教育机构、学生和教师视为一个系统的一部分。标准、信息、激励措施和问责制应有助于政府保护、尊重和实现所有人的受教育权,并应防止政府对特权或剥削视而不见。公共资助的教育不一定是公立教育,但教育过程、学生成绩和教师工作条件方面的差异应得到正面解决。效率和创新不应该是商业秘密;相反,它们应该由所有人传播和实践。为了实现这一目标,需要保持公共教育政策过程的透明度和完整性。

報告內

包容与教育

监测可持续发展目标中的教育事宜

建议

創業板報告在線產品

Profiles Enhancing Education Reviews

Scoping Progess in Education

World Inequaity Database on Education